在謝華看來,卡車和推土機“害”了她96歲的母親。
  這些機械把北京納帕溪谷小區北大門堵了近半個月,所有車輛都沒法進出。
  “3月19日晚上,我正在家裡給母親喂粥,喂了三四勺,她開始喘,一口痰沒上來,我趕緊叫了救護車。”謝華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此前,母親身體還不錯。
  19時15分,救護車接到了謝家的呼叫;16分鐘後,救護車抵達小區南小門;19時58分,救護車離開小區的時候,車上載著的已是謝母的遺體。
  謝華堅持認為,如果北大門沒有被堵,救護車就沒必要繞道南小門,就不會耽誤搶救時間,“急救站距北大門,兩分鐘就能到”。
  誰把卡車和推土機堵在這裡?與納帕溪谷相鄰的金科王府小區成為懷疑對象。事實上,由於兩個小區對北大門附近的一條“林蔭大道”存在使用權爭議,今年1月,納帕溪谷的北大門已被堵過一次。
  有意見就堵小區門,這種毫無公共意識的中國式“維權”,在許多城市的小區都出現過。該如何解決,如何追責,值得深思。
  5輛卡車、推土機、挖掘機堵門17天
  謝華所居住的納帕溪谷位於北京市六環外。對於這個遠離市中心、占地1200畝的別墅區來說,私家車成為每個家庭進出小區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。
  2010年,74歲的謝華與兒孫一起,搬進了納帕溪谷的一棟美式別墅。緊挨著小區北大門的,是一條南北走向、約百米長的雙向車道,兩條車道中央是一片小樹林,因此,不少業主把這條路稱為“林蔭大道”。
  納帕溪谷的佈局中,住宅區域接近“田”字形。加上林蔭大道之後,整個小區則變成“由”字形,小區北大門位於“由”字的最頂端,北門外是寬闊的市級公路。
  謝華的鄰居劉韻早搬來兩年。她回憶,林蔭大道的東西兩側是一片空地,居民時不時可以進去散步,裡面還有孔雀等小動物。
  但謝華沒能看到這些場景。“從我2010年來的時候,林蔭大道東西兩側一直在施工。現在,大道西邊還在施工。”
  正在施工的項目是另一開發商的金科王府小區。公開資料顯示,該小區以別墅為主,配有豪華觀景洋房,建成之後占地300畝。目前,小區還沒業主入住。
  從佈局上看,金科王府的南邊緊挨納帕溪谷,中間則被林蔭大道一分為二,且兩個正門分別對著林蔭大道的兩個車道。
  這意味著,金科王府的居民如果要出門,必然要駕車駛過林蔭大道,之後從納帕溪谷的北大門直奔市級公路。
  林蔭大道究竟屬於納帕溪谷還是金科王府,或是由兩個小區共同使用?這存在爭議。
  納帕溪谷多個居民、保安以及金科王府售樓中心銷售人員向中國青年報記者證實,今年3月,數輛卡車、推土機、挖掘機堵住了納帕溪谷的北大門。
  “我們的北大門一共被堵了17天。”納帕溪谷業主維權小組代表王鋒稱,最早的一輛車是3月13日開始堵上的。
  中國青年報記者在納帕溪谷小區監控視頻資料中看到,至少有5輛卡車、推土機、挖掘機參與了堵門。其中,林蔭大道通往北大門的雙車道上,橫著一輛卡車、一輛挖掘機,只有行人、自行車可以從中通過。
  北大門以外數米的位置,一輛橫停著的大型卡車堵住了入口,另有一輛推土車、一輛小卡車南北朝向地併排堵在小區出口。
  在3月18日至3月31日的監控視頻中,記者隨機抽取了每一天的4個時間點,發現上述車輛的位置幾乎沒有移動過。
  王鋒說,作為進出小區唯一的必備代步工具,私家車無法通過北大門了,“那段時間,我們的車只好從南小門進出。之前,南小門一直都是關著的”。
  記者實地走訪發現,相較北門的雙向車道,南小門只能容一輛私家車通行,且南門外是一個村莊,沿途有多段坑坑窪窪的土路。在電子導航軟件中,這個門連標註都沒有。
  謝華告訴記者,有一次,她打電話請一家超市送貨,但貨車到了北大門後發現進不來,於是打道回府;她的孫子在附近的學校上學,校車也只能開到北大門。
  救護車被迫繞道走小門
  2013年7月,謝華把老母親趙蘭接到了納帕溪谷。按照謝華的說法,母親身體一向不錯,可以獨立生活。搬到別墅之後,趙蘭有時候還能幫忙做些家務,閑暇時會在卧室前的院子里打打太極拳。
  回憶起3月19日事發當晚的情形,謝華說:“救護車的醫護人員說,他們在19時15分接到了呼叫。”派出救護車的,是北京市紅十字會999急救中心設在九華山莊的急救站。
  九華山莊與納帕溪谷僅隔著一條馬路。山莊多位保安、清潔工、護理人員向記者證實,救護車通常停在山莊15區的樓下。此處距納帕溪谷北大門的實際車程約1.7公里。
  謝華稱,今年1月,母親在家中不慎摔倒,後腦勺出了血,她同樣撥打了999,“當時救護車是從小湯山來的,10分鐘就到了。而小湯山比九華山莊遠好幾公里。”
  謝華告訴記者,3月19日晚上,她在電話中直接告訴急救中心“北門進不來,要走南門”,“讓保安告訴你南門怎麼走,我們去迎接”。
  小區物業的前臺也接到了謝華的求助電話。正在小區騎自行車巡邏的保安李西,隨即收到去南門引導救護車的指令。
  記者在南門監控視頻看到,19點31分,一輛打著雙閃的轎車開向南小門,幾秒後掉頭往回走,緊接著,一輛閃爍著車頂燈的救護車跟了進來。
  “醫生到的時候,母親還有意識,但說不出話了,她就和我比畫,一隻手擺手,另一隻手沖我豎起大拇指,意思可能是說我一直伺候她,真棒。”謝華回憶。
  醫生馬上在卧室開始搶救,謝華看到,母親的心電圖慢慢變成了一條直線。
  “非常凄慘。”如今坐在家中,謝華不斷向記者重覆著,“母親從沒有什麼病,就是歲數大了。當時要是搶救及時的話,可能不會出問題。”母親肺部沒有疾病,近一兩年都沒有住過院。趙蘭的《居民死亡信息登記表》上,死因寫著“肺部感染”。
  在謝華看來,原本1.7公里的車程卻開了16分鐘,這顯然是因為北大門被堵,耽誤了搶救時間。
  車輛在老人過世消息傳出後撤退
  南小門究竟有多難找?記者近日以納帕溪谷北大門為起點駕車走訪發現,沿別墅群圍牆由東向南行駛,約1公里後會遇到第一個岔路口。
  這個岔路口沒有任何路標,如果繼續往南1公里,將經過北京六環的橋下。如果從岔路口進入另一條坑坑窪窪的小路,經過了兩個高檔住宅區的大門,行駛500米後,路邊立著一塊夜色中很難看到的木板,上面貼著多張粘有透明膠的粉紅色打印紙,寫著“納帕溪谷小區”,並標了箭頭。
  如果從北大門向西行駛,數百米後就有橫在路中間的渣土堆擋路,下車步行到南小門路程近兩公里。
  當時,謝華沒有把母親過世的消息告訴其他人。大約是3月30日,她向物業的前臺建議,應該和堵門的那些人好好談談。
  “已經出人命了,他們不要再這麼鬧了。再堵、再出事,那就不堪設想了,拿我這事引以為戒吧。”她說。
  老人去世的消息迅速在小區傳開。3月31日,業主維權小組委托物業公司工作人員,找到了謝華家,“有人說要拿這事維權,要把這事‘鬧大’”。
  就在這天晚上,5輛卡車、推土機、挖掘機撤離了北大門。
  中國青年報記者在監控視頻看到,當天18時53分33秒,一名男子走進了堵在入口的小卡車。監控畫面隨後黑屏。之後的18時56分52秒,小卡車、推土機啟動,向西邊開去。
  出口處的卡車最後一次出現在視頻里是23時24分02秒,周圍站著3名男子。從此時到23時28分21秒的視頻也在監控中消失了。
  林蔭大道通往北大門路上的卡車,在當天23時21分向西撤退了。指引它撤退的,是一名從轎車中走下的男子。
  23時23分,另一側的挖掘機也啟動了。它也是向西行駛。
  記者註意到,林蔭大道的西邊,是金科王府小區正在施工建設的工地。
  怎麼就沒人管堵門的事情
  納帕溪谷業主維權代表王鋒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他入住多年來,林蔭大道一直是供納帕溪谷使用的,“納帕溪谷是個封閉性小區,不希望與別的小區共用林蔭大道”。
  另有維權代表稱,看到了金科王府方面的工作人員出現在堵門的車輛周圍。
  記者在金科王府售樓中心聽到了不同的說法。一名銷售人員坦言,目前,兩個小區對林蔭大道的使用權存在爭議,但這個爭議很快就會協商解決。為了方便購房者,金科王府暫時分別開了兩個看房通道。
  按照他的說法,林蔭大道只是代徵的,其實為市政規劃道路,既不屬於納帕溪谷,也不屬於金科王府,所以,雙方都可以走這條路。
  他稱,由於林蔭大道是市政規劃道路,嚴格來說,納帕溪谷小區幾年前蓋的北大門則系違章建築,如果真的要追究,北大門應該拆掉,“所以,我們兩家正在協商,爭取可以一起走林蔭大道”。
  但王鋒顯然不同意這一點。
  記者從一份今年1月14日《小湯山鎮納帕溪谷與金科王府道路糾紛問題協調會的紀要》獲悉,北京市規劃委員會昌平分局在會議上彙報稱,林蔭大道屬於規劃城市道路,不屬於小區內部路,已修好但尚未移交市政部門,納帕溪谷與金科王府均無所有權。
  會議認為,這條道路屬公共道路,並要求規劃、住建、國土、派出所等部門與雙方開發商、物業公司、業主委員會代表見面談話。
  然而,3月,為期半個多月的堵門事件還是發生了。
  謝華對這件事頗為不解:“一輛汽車要隨便停在路上,妨礙了交通,是不是馬上就會被拖走?這些車堵在了小區門口17天,怎麼就沒人管這件事情?”
  包括謝華在內的多名業主告訴記者,他們曾經通過電話、信訪等渠道向多個部門反映,但北大門之圍在趙蘭去世之前,一直沒有解除。
  堵門風波已經逐漸平靜,靠近北大門的地方,依舊分別立著兩堵牆,一邊寫著“納帕溪谷”,一邊寫著“金科王府”。北大門前方,既有象徵納帕溪谷的一個酒桶雕塑,也有代表金科王府的馬車塑像。
  在多位受訪的業主看來,無論事情怎樣發展,都不應採取堵住小區門的極端方式,此間爭議應通過法律途徑解決。一名業主說:“沒人管堵門這件事情,是不是很奇怪?”
  (文中小區業主、家屬、保安姓名均為化名)  (原標題:別墅區大門被堵17天誰之責)
創作者介紹

royal

uz79uzps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